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102、米苏、洛颜(九)

102、米苏、洛颜(九)

 热门推荐:
    洛颜被压在墙壁上,后背一片冰凉。

    以前,米苏很喜欢这样壁咚的亲吻她,她总说有偶像剧的感觉,特别浪漫。可那时候,米苏的眼里都是温柔,而如今,那份恨意掩盖了所有,让洛颜的心一片空凉。

    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是她说的不配,要分开的。

    为什么还要纠缠?

    就放手,让彼此去过自己的生活不好么?

    米苏还是那样的强势,只是说的话化成刀子一刀刀戳进她的心里。

    “都去镀金过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死板?没有人教你床上该怎么取悦人么?”

    “呵呵,你可真轻浮,怎么我一吻你,还没做别的,你就忍不住出声了?”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已经被你骗了一次了,不会再有第二次。”

    ……

    明明是不愿意的,可身子还是忍不住轻颤,洛颜看着米苏,眼泪一滴滴往下落。

    深夜。

    米苏离开了。

    洛颜裹着被子走到庭院之中,月色之下,她的脖颈上布满了紫红的印痕。

    曾经,她有多么的想念就有多么的痛苦。

    而如今,人就在她身边,她却更加的难过。

    爱愈深,恨愈深。

    第一季拍摄结束。

    玉琪又来找了一趟洛颜,她还是那样的嚣张与骄傲,“回来了?我希望你能看清自己的身份。”

    洛颜沉默的看着她。

    还是有变化的。

    以前,她也会这样沉默的看着自己,但眼神却很无助,可现在,玉琪居然隐隐的看到了不忿。

    玉琪看着她,“你以为就你那点才能就能在这个圈子淌出一条路来?”

    太天真,太可笑了。

    隐忍又隐忍。

    在玉琪的嘲讽之中,洛颜对上她的眼睛:“阿姨,无论我和米苏怎么样,您也用不着来这儿一次又一次的侮辱我。”

    玉琪一愣,“什么?”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洛颜。

    洛颜看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这毕竟是米苏的妈妈。

    她就是再愤怒也会尊重。

    那半年,她和米苏一直处于一个怪圈之中,俩人的态度很冷漠,关系很微妙,米苏总会过来,像是一个仇人一样说一些能够刺痛洛颜的风凉话,无论多难过,洛颜都忍着,不发一言。

    这让米苏满心的怒火都打在了棉花上,怒上加怒,却得不到发泄。

    最让她生气的是周六她照例往学校走。

    停车场里,看到一辆蓝色的跑车。

    车门打开,袁玉抱着一大束鲜花走了下来,她捯饬的特漂亮,看见米苏惊讶的抿了抿唇:“还没追到呢?”

    米苏:……

    袁玉笑眯眯:“真是的,比我还慢。”

    米苏:……

    不一会儿。

    林溪惜跑了出来,她笑着走向袁玉,“说了,不让你买。”

    袁玉:“女人的嘴,骗人的鬼,我要是不买,你不得生气。”

    林溪惜惊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袁玉有点不好意思,“大概因为被你吻了吧。”

    林溪惜脸一红,手赶紧堵住了她的嘴。

    米苏扔掉手里的烟,踩在地上,拧了拧。

    袁玉刚走,元宝扭搭着出来了,她是典型的上妆和不上妆差别特别大,一化妆整个人就妖艳了。

    米苏坐在车里,元宝没有看见她。

    她掏出自己的小镜子,一顿照,又捋了捋头发,这才满意的站直身子,又跑回了学校。

    米苏:???

    很快的,一辆白色的车子驶了过来。

    这次是何芸涵从车里走了出来,她打了个电话,元宝从远处跑了过来,她一脸的欢喜:“你怎么来了?我都不知道,还在上课呢。”

    米苏:……

    我靠。

    还真的是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何芸涵笑了笑,俩人一起离开了。

    所有人都很幸福呢。

    米苏又点燃了烟,盯着大门看了一会儿,在她决定要离开的时候,洛颜走了出来。

    她背着吉他,缓缓的往外走,跟周围人有说有笑的样子都不一样,孤独又落寞。

    在大门口的树下。

    洛颜停顿了片刻,她仰头,抬起手接了一片落叶,眼睛茫然的看着天空。

    路的尽头,在何处?

    这一年的时间,洛颜的知名度渐渐打了起来,尤其是她的一个抱着吉他,穿着白裙自弹自唱的简单视频,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秦意、圣皇、南洋,娱乐圈三大巨头都想要签她。

    可她却没有选择,依旧是我行我素。以她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刚回来的时候,能够被米苏随意欺负的新人了,可她依旧如此,每次见面,无论米苏说着怎么样过分的话,做怎么样过分的事儿,她都忍了,从来,不去怨恨苛责一句。

    米苏看着她,心,刺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直到洛颜离开了,米苏还没有从那种心境中缓和出来。

    太憋屈。

    太委屈。

    又太怨恨。

    晚上,她找朋友去喝的酩酊大醉,“你说……你说我还有什么办法?我就想知道一个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她倾尽一切去爱的女孩,俩人现在会到了这样的地步。

    洛颜又偏偏什么都不说。

    有时候,米苏在想,她是不是爱上别人了?如果洛颜身边真的有别人,她会抓狂,会痛苦到窒息,可死也就只是一回,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不甘。

    但是……

    洛颜如果真的爱上别人,她就能放手了么?

    她一定受不了的,即使只是想想,她就无法接受那份窒息的痛。

    她不能喜欢别人!怎么能喜欢别人???!!!

    米苏的朋友不忍心她这么难过,“小颜的性格我知道啊,这跟原生家庭有关,一部分也是娘胎里自带的,天性,你怎么改变,要不,你刺激刺激她?”

    刺激刺激她?

    米苏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等待的第二年。

    米苏在酒吧遇到一个女孩。

    当时,她喝得微醉,泉泉站在台上唱歌,一缕暗淡的光线打在她的身上,那一刻,米苏恍惚间以为是洛颜。

    她们八分相。

    可她终究不是她。

    洛颜不会那样对着所有人开朗的笑,她真正的笑,只会对她呢。

    一曲完毕。

    泉泉的男友上台,幸福的抱住了她,台下一片哄声。

    真幸福,

    后台。

    当米苏出现的时候,泉泉和男朋友都愣了。

    他们都认识米苏,这些年,她的名气窜的特别快。这样一位大人物突然过来,俩人都是紧张又兴奋。

    米苏很简单直接,“你驻唱,一个月有多少钱?”

    泉泉愣了愣,说了个数字。

    米苏点头,“我给你十倍,你帮我个忙。”

    啊?

    俩人都呆住了。

    帮忙?她们能帮什么忙?

    米苏很痛快:“正好你男朋友也在,把话说开,不要误会。”

    泉泉和男友听了米苏的话都是一脸的吃惊,沉默了片刻,泉泉男友问:“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她呢?”

    米苏苦笑。

    问?

    何止是问,她都要求了,能想的办法她都想了。

    现如今,她只想知道,她在洛颜心里到底有没有地位,她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厢情愿。

    如果她真的不在意了……如果她真的不在意了……

    米苏痛苦的闭了闭眼睛。

    一个月后。

    当米苏把泉泉领到了聚会上,搂着她的肩膀笑着暧昧的跟朋友们介绍的时候,泉泉有意看了一眼洛颜。

    果然是个漂亮的女孩。

    怪不得让米苏念念不忘。

    洛颜的反应出乎意料,聚会才刚开始,她就离开了。

    米苏喝了个半醉,泉泉问:“我是不是可以结账了?”

    米苏蹙眉,“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贪财,有点职业道德。”

    泉泉晃着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这不是你想到的答案么?她岂止是伤心啊,我看都要痛苦死了,差一点就哭出来。”

    是的。

    不只是泉泉看到了,米苏也看到了她眼里打转的泪。

    她本以为自己会开心,会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可是,真到了这一刻,米苏才知道,她比谁都心疼。

    那一次之后,洛颜消失了。

    米苏知道,她去了美国。

    之前,在她毫无防备之下,洛颜离开了。

    如今,人回来了,米苏不会再轻易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两年的时间,洛颜和林溪惜意外的成了好朋友。

    这样的时刻。

    她不知道该找谁去说。

    美国下着雨,淅沥沥的,淋了她一身。

    洛颜蹲在地上,淋着雨,身体虽然冷,但却不如心凉。

    米苏找到了爱人呢。

    她该祝福的。

    这份幸福,本就是她推出去的。

    可是,心,要疼死了。

    林溪惜也不是一个善于安慰的人,她带着洛颜洗了个澡,把头发吹干,换掉湿透的衣服,说了几句话,看洛颜情绪太低沉,把隔壁的元宝叫了过来。

    元宝最近经历了也很多,洛颜隐约知道一些。

    几个人开了一瓶酒。

    洛颜第一次喝得有些醉,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了,一旦说出来,她觉得痛快多了。

    林溪惜惊讶于洛颜和米苏的过往,元宝却沉默了片刻,轻声说:“学姐,你还爱她么?”

    还爱么?

    洛颜眼泪又涌了上来。

    怎么会不爱?

    元宝喝了一口酒,“之前,芸涵也要把我推开,我很难受呢。我看你做的更绝,直接离开,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给她。”

    这话,一下子把洛颜的心戳出血。

    元宝:“学姐,你别觉得我说的不好听,如果我是米苏老师,我会发疯,会做的更加过分吧。”

    谁能忍受在深爱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就被这样抛弃?

    这个世上大概没有人吧。

    用满腔热血所有的心思却爱一个人,得到的是这样的结果,光是想一想,元宝就觉得难过。

    她经历过差点被推开的现实,所以更能体会米苏的苦。

    米苏的某些性格和元宝有些像。

    她们都执著,都一条筋,爱上了,无论什么原因都扯不开剪不断。

    元宝看着洛颜,“要是爱,为什么要放弃?如果不爱,为什么会流泪?”

    这话像是魔咒一样,反复在洛颜的脑海里播放。

    她回国后,没有回学校,先回了一趟家。

    洛颜发烧了。

    烧的很重。

    朦朦胧胧见,她看见年少的米苏,戴着棒球帽,挑眉看着她:“小颜,我太累,我放手了,不等下去了,你自己好好保重。”

    不!!!

    洛颜是哭着醒过来的。

    她哭得不能自己,身体颤抖,手抚在心口,怎么都缓解不了。

    看到女儿回来,爸妈都很开心,忙前忙后的做了一大桌子饭菜。

    洛颜瘦了很多,他们感觉她都快要成骨架子了,可俩人都不敢说什么。

    洛颜安静的吃着饭,看着她泛红的眼圈,二老更不敢说话了。到最后,她抬头看着爸妈,“爸妈,我有话和你们说。”

    洛颜的爸妈紧张的看着她。

    洛颜抿了抿唇,像是在积攒勇气,她抓着筷子的手紧了又紧,轻轻的:“我喜欢米苏。”

    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洛颜的爸妈对视一眼。

    洛颜知道,她又要让爸妈伤心失望了,他们一定会很愤怒,甚至觉得白养了她,跟她断绝关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洛颜感觉心一点点下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

    洛爸问:“就这个么?还有吗?”

    洛颜一下子抬起头,错愕的看着她。

    洛妈无奈的笑了笑,“小颜,你喜欢苏苏,我和你爸很早就知道了啊。”

    手里的筷子颤抖着落在了桌子上,没有办法形容洛颜那一刻的心情。

    洛爸点了一颗烟,“我的宝贝女儿,从小到大都有自己的小主意,虽然看着柔弱,其实特别坚定。你这几年来,笑都不笑,每天都心事儿重重的,不就是为了米苏吗?”

    洛妈看着她,“你爸啊,倔脾气,头一年也过不去,后来啊,你不声不响的走了,把人家米苏给抛弃了,其实我俩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呢,想着结束了这样不被认可的感情挺好,你可能会新的开始,另一方面,看你这么不快乐,我们也跟着难过。”

    洛爸摇了摇头,“别以为我答应了,要不是米苏这孩子太懂事儿了,我早就给撵出去了。”

    一般人谁遇到这种事儿心会平静啊,不怨恨就不错了,还次次来看他们二老。

    面对有点懵的女儿,洛妈解释:“你这一年不在,大大小小的节日,父亲节、母亲节、端午节……米苏都会提前来看看我们,她话不多,坐一会儿,有的时候帮着干干家务就走了。”

    洛爸:“她妈妈的态度,我们多少知道一些,也劝过那孩子就放弃吧。可小颜,你知道吗?当米苏把我领到你们的家时,爸爸真的没有办法说什么了。”

    这一年,这孩子承受了什么?

    房产证上,依旧是洛颜和米苏的名字。

    可家里,她完全装修成了洛颜爱的模样,洛颜曾经和爸妈说过,梦想中的家的模样。

    米苏被没有原因的拒绝与抛弃之后,凭借一己之力,构建了俩人的家,又默默替她孝顺父母。

    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可她没有等到回应。

    洛颜低下头。

    那一刻的的痛彻心扉,那一刻的泪如雨下,没有人懂。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手机写的,最近叶子有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