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84、第 84 章

84、第 84 章

 热门推荐:
    何芸涵的脸红了,她嗔了元宝一眼,还有人呢!就不知道收敛一些?

    元宝含着柔情看了她一眼,“那好吧,等没人的时候再说。”

    这不还是一种按摩么?

    俗话说的好,自己耕田,福报自享。

    把她弄好了,一切的好处都是老何一个人独享啊,这买卖,多值得。

    何芸涵:……

    围观的两个群众已经笑成汪洋大海。

    早上吃了饭,萧佑和冯晏知道俩人离别前要腻歪一下,就没有多陪着,识趣的下楼了。

    坐在车里,萧佑和冯晏都有点尴尬。

    其实俩人昨天没有内什么。

    但除了具体那一步,该做的基本都做了。

    萧佑感觉自己的酒还没醒呢,她现在脑海里还都是冯晏那发丝凌乱隐忍的模样,她仿佛隐隐的找到了一种掌控感,切切实实掌握着冯晏的感觉,不像是现实中俩人这种地位。

    冯晏的心也有些热。

    她知道萧家是什么家庭。

    老萧总的风流史早就传了大半个娱乐圈,她虽然不是圈里人,多少也知道一点。

    可萧佑呢,毕竟是个纯洁的宝宝,但光是她掌握的那些理论知识,就足以让她疯狂。

    俩人对着窗外沉默了一会儿,萧佑咳了一声,“咱们都不是元宝那样的年龄了,不用……这么小纯洁吧。”

    冯晏:“元宝……萧总觉得她纯洁么?”

    萧佑:……

    真的,就是圈子里也难得有元宝这种举手投足间都在“撩”的老司机。

    “之前,是我对不起,我急躁了。”冯晏的态度很好,她幽幽的看着萧佑:“以后那样的场合,你不喜欢,我不会勉强你的。”

    萧佑沉默。

    冯晏:“我们还有共同的朋友不是么?”

    明明之前气她气的不行,可现如今,冯晏突然软化下来,萧佑居然又心疼,还有点生自己的气,没事儿跟她闹什么啊。

    叹了口气,萧佑转身伸手把冯晏扯了过来,低头吻了上去。

    爱人之间的吻是会上瘾的。

    它会说话,会表达,所有的一切甜蜜纠结矛盾都融化了。

    更何况,这样的冯晏……真的让萧佑心动极了。

    她为什么退步,为什么道歉。

    萧佑清楚。

    为了不辜负她这份委屈。

    萧佑想好了,回家一定像奶奶多请教请教实战经验,让忍了这么多年的冯部,好好的……舒服一下。

    ******

    离别的日子终究是来了。

    《青葱go!》校园的拍摄告一段落,何芸涵就要去出差了。

    元宝特别舍不得,可是理智告诉她,自己必须要长大,就算是最亲密的情侣,也不能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啊。

    告别那天。

    元宝特意买了一个兔耳朵,戴在头上,坐在地上给何芸涵收拾衣服。

    何芸涵盯着她那毛茸茸的耳朵,“学校有什么晚会么?”

    元宝情绪低落,“没有。这耳朵叫戳你心毛毛耳,你这次要去那么久,我想你一想起我就能想到这耳朵,然后日日夜夜孤枕难眠,被有我的梦折磨。”

    何芸涵:……

    她只是去开会,元宝要不要这么狠?

    “哎,听说这次会议有很多国家的美女,还有混血,也不知道有没有我这一款的吸引你。”元宝捏着手电筒,咬牙切齿,“你可以好好珍惜,像是我这样的小白兔不多了。”

    小白兔?

    其实何芸涵很想告诉元宝,在她心里,元宝已经是一只有色兔子了。

    “好了。”何芸涵走了过去,摸了摸元宝的脸,“起来吧,别坐地上了,凉。”

    “不要。”元宝发小孩子脾气,她嘟着嘴,“就是要让你记得我有多么可怜的给你收拾行李,我告诉你哦,芸涵,你可不能多看别人。”

    何芸涵无奈的笑了,“之前你不是还说我是醋缸么?”

    元宝嘀嘀咕咕:“本来就是。”

    何芸涵跟元宝在一起久了,被影响的脑袋也活泛了,她想了想:“那你就是宇宙第一醋神。”

    哎。

    元宝一听心里更难过,她放下行李,走到床边开始捣鼓。

    何芸涵在后面看着她。

    一直到元宝拿出来一套白纱巾一样的睡裙,后面还带了一个毛茸茸的兔尾巴,然后元宝也不顾及她在场,直接脱了衣服给换上了。

    何芸涵脸都红了。

    转过身,元宝摇了摇尾巴,“来啊~今天你是猎人。”

    何芸涵:……

    什么鬼?

    她下意识的转身就要走,元宝一下子冲了过来抱住她:“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当兔子精,你当白面书生也可以,张嘴,本妖精今天要吸干你。”

    何芸涵:…………

    好好的收拾行李,差点飞机晚点。

    机场的萧佑等的直皱眉,看见俩人走了过来,劈头盖脸的训斥了元宝:“你再来早点!至于么???就这么一会儿,你还腻歪着。”

    元宝脸颊红红的,眼里仿佛荡着水波,浑身透着一种刚刚被滋润的喜悦,“哎呀,萧总,你干嘛公然开车啊,都要上飞了,真是的。”

    萧佑:………………

    何芸涵拍了拍元宝:“回去好好学习。”

    元宝抓着她的手亲了亲,“我舍不得你。”

    萧佑:“呕。”

    这是真的舍不得。

    最主要是俩人这次出差,正好赶上何芸涵的生日,元宝原本想了好几种方案一起庆祝,现在都吹了。何芸涵刚才在床上特意好好的嘱咐她,不要随便就溜到国外来,现在很多双眼睛盯着她,不要学业上出什么差错。

    飞机走了,带走了元宝的爱。

    元宝站在航班的玻璃里面,对着飞机的方向比了一个心。

    也不知道老何能不能看见。

    “啪”的一下,屁股被人拍了。

    元宝愤怒的回头看,就看见苏敏穿着空姐一样的制服站在那儿,脸上画着淡妆,“干嘛呢?在这儿做什么广播体操啊?”

    元宝:“啊敏敏,你”

    苏敏人模人样的,“我来这附近实习,正好,既然遇到老人了,我今天就给自己放个假,走吧。”

    这样一本正经的苏敏让元宝有点陌生。

    一直到俩人出了飞机场,上了车,苏敏才“哇哦”一声,伸手就去脱衣服,“他姥姥的,装了一天淑女累死我了,走,开车去拉吧,我要好好放松一下,听说那儿来了一个钢管舞姐姐,能一边钢管一边脱衣。”

    元宝:…………

    这反差也太可怕了。

    苏敏眯着眼:“元宝,你那小眼睛眨什么呢?琢磨什么呢?别想着跟我装纯情,说什么为了你们家老何守身如玉啊,不要坏了姐姐的兴致,也别装。”

    元宝咽了口口水,试探性的问:“你这一身……是刚陪男领导吃完饭吗?”

    啊啊啊!!!

    惨叫声滑破云端。

    何芸涵走后的十分钟内,元宝就挨揍了。

    说实话,她已经很久没有来酒吧了,一打开门,呐喊的人群、震耳欲聋的音乐,差点给元宝一个踉跄吹出去。

    苏敏换了一套骚包的黑裙子,弄了一个黑色的眼影,夹着包,小屁股扭得就能看出来这段时间差点被憋坏了。

    “哇,美女帅哥们,姐姐来了!啊,看到你们,我就想看到了全世界。”

    苏敏振臂欢呼,元宝拉住她的胳膊:“唉唉唉,怎么弄得跟农村人似的,快放下。”

    苏敏:“可不是吗?我最近笑都不能好好笑,农村怎么了?你就是现在给我个花棉袄让我穿上,我也穿啊!”她说着,对着台上正在跳舞的sam抛了个媚眼过去,“元宝,看,赶紧看看,这可是咱们这儿的舞王。”

    元宝抬起头,目瞪口呆。

    这才是成熟的女人吧。

    一身的黑色,sam搓着头发,揉着身体,围着钢管跳。

    “脱!”

    脱!

    ……

    台下的呐喊声一声比一声强,sam的表情妖娆,一抬眼间都是妩媚,熟透了的女人引得台下荷尔蒙燃烧。

    元宝眼睛特别亮,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苏敏抱着胳膊得意洋洋,看见没,人之初性本色,元宝也不例外。偶尔的,也得出来放松放松,总是俩人对着,回头会看腻歪的,这叫调解生活。

    她特别好奇的一掏兜,撒了一把百元大钞出去。

    那红彤彤的票子啊……

    现场一阵子欢呼。

    元宝吃惊的看着苏敏:“当领导就这么有钱了?”

    苏敏面不改色,笑着看着台下,贴近元宝的耳朵:“吃土事儿小,面子事儿大。下个月,反正你家老何也不在,我吃你的。”

    元宝:……

    飞机上。

    何芸涵和萧佑意外的碰见了熟人,秦意那边去的居然是苏秦,而萧风缱偷偷摸摸休了年假,骗萧总说是去旅游,结果却是陪着自己媳妇。

    萧佑冷哼一声,萧风缱咳了咳,“巧啊,萧总。”

    苏秦对着何芸涵微笑点头,何芸涵也点了点头,她看着萧风缱,心里一软,轻轻的叹了口气,低头摸着手机上元宝笑的灿烂的照片。

    真的是没用了呢。

    才刚上飞机,就开始想念。

    元宝在做什么?

    不会是偷哭鼻子吧。

    因为时差。

    何芸涵下了飞机刚刚七点,但元宝那边已经十一点了。

    吃了早饭,萧佑、苏秦、风缱都来这边讨论这次交流会的事儿,何芸涵一下飞机就给元宝发了信息报平安,这会儿刚吃完饭,电话就来了。

    萧佑笑眯眯:“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

    萧风缱和苏秦都看着何芸涵。

    静悄悄的。

    何芸涵有点不好意思,点开了视频。

    视频里,元宝脸有点红,看样子是刚回家,“芸涵,我想你,好想好想。”

    何芸涵蹙眉,“你喝酒了?”

    元宝:“米有啦,人家是学习了。”

    学习了?

    何芸涵听了心里舒服一些,“学什么了?”

    书本上的很多东西,对于她来说虽然有些陌生,但当年也是学霸的何芸涵对于元宝说的东西,还是能指点一二的。

    元宝:“你等会昂。”

    视频那边有点不稳,紧接着,灯“啪”的一下被关了,只留了床头灯。

    元宝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传来翻衣柜的声音。

    何芸涵一脸的问号。这是把书放衣柜里了?

    萧风缱和苏秦以及萧佑都走了过去,分别找了一个探头照不到的地方围观。

    渐渐地……

    性感的音乐响起……

    元宝换了一身骚粉色透明若隐若现的睡衣,手里拿了一个拖布,走了出来,“今天,我要为你来一首脱衣钢管舞。”

    何芸涵赶紧制止,“元宝,你姐”

    “嘘!”元宝的手放在嘴边,暧昧的轻嘘,眼角带着诱惑:“此时此刻,只有你我,没有别人。”

    何芸涵:……

    紧接着。

    随着音乐,元宝开始扭动身体。

    她绕着拖布翩翩起舞,长发散乱,眉眼间都是春意。

    中途,她还特意把风扇给打开了。

    薄纱一样的衣服本来就跟没穿一样。

    太美了……太骚了……太震撼了。

    何芸涵的余光看见萧风缱已经完全石化了,脸像是风干的石头,开始往下掉粉末了。

    何芸涵:……

    然后元宝开始戏精上身,先是假扮台下的观众,“哇哦,这是谁啊?这么诱人?”

    何芸涵:……

    紧接着,元宝看着镜头,一脸的高冷,弯腰,手从腿一直往上。

    表演完这一套,元宝又变成了观众,“脱!”

    “脱!”

    何芸涵:……

    元宝舔了舔唇,一脸的不耐烦,她开始一件一件的开始脱衣服,当脱到只剩下内裤和内衣的时候,何芸涵忍不住了,“元宝!”

    元宝的声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毛,嗲的人骨头酥麻,“我知道,这两件,你想脱~”

    话音刚落。

    萧风缱黑着脸靠前,“呵,我也想脱。”

    萧佑凑上前,“我脱裤衩!”

    苏秦忍着笑:“元宝,你好。”

    元宝:……………………………………………………………………

    作者有话要说:    元宝:我的脸………………哦,我的脸????哦……它!!!米有了!!!

    ps:叶子感觉我总二更都不珍贵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