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69、第 69 章(二更)

69、第 69 章(二更)

 热门推荐:
    听着何芸涵的话,元宝都要抱紧自己唱一首凉凉了。

    这个记仇小肚鸡肠的萧总!

    眼看着何芸涵死死的盯着自己,元宝的求生欲让她把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个……快递我拿错了,这是我自己买的,挺好看的保温又暖和,呵呵……呵呵……”

    风在吹,泪在飙,元宝的内心俨然已经崩溃了。

    人生中,第一次被戴绿帽子,居然是自己给自己。

    何芸涵盯着她头上的绿帽看了一会儿,指了指车:“上车,我有事儿交代。”

    元宝紧张地咽了口口水,这个时候,叫她上车……难不成是要揍她?

    何芸涵扔下她自己先上车了,元宝犹犹豫豫慢吞吞的也跟了上了车。

    上车后,她还在想怎么解释,“咔”的一声,车锁落下。

    元宝吓得一个哆嗦,她扭头一看何芸涵,她伸出胳膊,捏住了元宝的下巴。

    ……

    一直到最后,元宝才明白萧总说的这个礼物的催.情作用。

    是不是人一妒忌,就容易做一些出格的事儿啊?

    在车里这样,元宝都飘了。

    下了车,她腿还是软的,走在路上都跟踩了棉花似的,只是唇有些肿,还带着水光。

    何芸涵没有多停留,直接开车走了。

    元宝回了宿舍,洗了脸,一直到又去自习,还忍不住偷偷回味中午那小片段。

    她家老何现在好攻好攻啊。

    看来切肝儿也不完全是让人担心害怕的事儿,她感觉芸涵的那份瞻前顾后犹犹豫豫也连带着被切除了。

    萧总这个时候扳回了一成,得意的已经在办公室里哼上了小曲。

    可第二天,她就接到了冯晏的电话。

    冯晏的声音犹如十月天,“萧佑,你想死吗?”

    萧总吓得一个哆嗦,人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我……怎么了?”

    这世界这么美好,冯部怎么这么暴躁?俩人这么久没联系了,一上来就说这么血腥的事儿?

    冯晏深吸一口气,看着手里的快递,“你给我寄个绿帽子干什么?别说不是你寄的,上面都是你的字迹。”

    萧佑:……

    元宝那个小崽子!!!

    她这是把发货信息一改,发到冯部那去了。

    冯晏的声音凉飕飕,“你这是什么意思?预兆着什么?萧佑,你要是敢乱来试试看。”

    萧佑:……

    天地良心啊!!!

    这个臭崽子,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元宝照常忙着,这要期末了,她落下的功课太多了,这几天熬的人瘦了一圈,感觉比在医院还要累。

    何飞的事儿,她本来以为只是生活的小插曲,之前,她对这位学长印象还挺好,看着就是脸皮薄的人,可谁知道,他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跑过来鲜花,完全打扰了元宝的正常生活。

    后几次,元宝没有好脾气了,直接把花给扔到了地上。

    何飞捡起花,眼里一片愤怒与恨意。

    他打听过的。

    萧风瑜并没有男朋友,她怎么就不能答应自己?

    他对她不好么?

    再一次被挫败之后,何飞敲开了爷爷书房的门。

    何飞的爷爷叫何晟,是最早一批跟着老萧总打江山的圣皇元老,他前几年刚退下来,平日里最疼的就是这个孙子了,听到他这么一说,大手一挥:“不就是个女人么,有什么啊?还是圈里的戏子?”

    何飞有些犹豫,“我听说她的姐姐也在圣皇,叫萧风缱。”

    何晟转动着手上的戒指,想了想:“交给爷爷,你先出去。”

    何飞一看爷爷点头了,脸上有了笑意,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得不到的,只要像爷爷开口就一定能够拥有。

    元宝晚上复习的太累,去隔壁班叫苏敏去了。

    自从苏敏转到管理学这边,整个人都新鲜了,这么冷的天,她穿着毛袜,还弄了个裙子,“元宝,你知道什么叫物以稀为贵么?在表演系,我虽然是个美女,但也没这么突出啊,哎呀呀,你不知道我们班现在那些人见到我,一个个眼睛比灯泡还亮,我走路都不用照明了。”

    元宝带着苏敏去撸串,特别无语:“你别勾引人家纯情小男生啊。”

    苏敏看了看可乐,“哎,怪累的,你整这么幼稚干什么?本来就够累了,来点酒。”

    元宝有点无语。

    这位姐姐转变形象特别快。

    现在动不动就酒酒酒的,还说什么感情都在酒里,就弄官场上虚与委蛇的那一套。

    可她也确实有点乏了,喝点啤酒的确解乏,俩人本来说少喝一点的,后来没搂住,一人来了三瓶。

    大学时光总是充满欢乐的。

    元宝和苏敏勾肩搭背的走了出来,俩人一边划拳一边看星星,一晚上,把这一段时间的劳累都给祛除了。

    第二天一大早。

    萧佑就去何芸涵办公室了,她摇了摇头,递给何芸涵一个信封。

    何芸涵看了看萧佑的眼睛,接了过去。

    打开信封一看。

    全都是偷拍照片。

    都是元宝和苏敏的,俩人面色潮红,搂着贴的那叫个近,还有一些是元宝和苏敏贴着咬耳根的,虽然都是两个女孩,但在这个圈子里,这样的照片一旦露出去,舆论再推一把,苏敏已经决定不在这个圈里混了,可元宝就遭殃了。

    萧佑吐了一口气,“这是那何飞的宝贝爷爷何晟干的,已经订好了下周的头条。”

    何芸涵很敏感:“下周?”

    萧佑点头,“老头子玩阴的,打这个时间差,想要逼元宝就范呗。”

    这样的事儿,在娱乐圈不少见。

    何芸涵听了淡淡的点了点头,她按了内线电话,“娜娜,你进来。”

    萧佑看着何芸涵的表情,有些心惊,她太了解芸涵了,她越是这样的波澜不惊,就越是让人害怕。

    她自然是百分之百站在芸涵这一边的,可何晟到底是圣皇的大股东,闹僵了,对公司怕是不好。

    何芸涵就像是能看透萧总在想什么,淡淡的:“他动别人,甚至动我,我都没有意见,但是元宝,不行。”

    这话说的杀气满满。

    萧佑叹了口气。

    何晟啊何晟,你说你作什么啊,偏偏要踩在何总的雷区。

    娜娜进来了,何芸涵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名片,“你去联系这个人,告诉他,我要何晟以及他孙子的所有隐匿信息,越快越好。”

    娜娜迟疑的看了看萧佑,萧佑没办法点了点头。这时候她要是拦着何芸涵,估计芸涵发起来脾气,俩人多年的情分都没了。

    到了下午。

    娜娜就回来了,她拿了两个厚厚的信封,一个是何晟的,一个是何飞的。

    到底这里是圣皇。

    何芸涵还是给了萧总的面子,她把俩个信封给了萧佑。

    当天晚上。

    何芸涵准备离开的时候,何晟杵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进来了,“何、何总。”

    何芸涵很冷漠,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只是一下午的时间,信封里的内容就让何晟心悬在了嗓子眼,他看了看何芸涵,有些畏惧。

    他明明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可如今,她越来越冷酷,那气场,光是坐在这儿就让他倍感压力。

    何晟看着何芸涵,忐忑着:“这件事儿,是我不对,我不知道她我……我已经回去教训孙子了,以后这种事儿,绝对不会发生。”

    何芸涵抬了抬头,淡淡的:“已经发生了呢。”

    何晟有点着急,脖上青筋都凸起来了,“我、我还没有动!”

    何芸涵冷笑。

    何晟心里没底儿,她出手太狠,查到的东西每一条都足以毁了他们整个家,他不得不低三下气,只求能把这事儿圆过去。

    “我……芸涵,我当初也是跟你爸爸一起创业打江山的……咱们两家也算是宿交,这件事儿,是我不对在前,不知道她和你的关系,所有的照片我都已经销毁了,你放心,除了萧总之外,没有第三人知晓。”何晟现在庆幸他出手之前,谨慎的给萧总吱了一声,不然现在……他还能不能坐在这里都是一回事儿。

    这样诚恳的态度。

    何芸涵点了点头,“岁数大了,糊涂一些是难免的。可年轻人,这样冲动,并不适合这个圈子。”

    这样的天,何晟的额头开始往外冒汗,他听出了何芸涵的言外之意,哀求着:“何总,这……”

    何芸涵看了看时间,“就这样,我还有事儿。”

    说完,她一点情面没给何晟,起身离开了。

    当然出门那一刻。

    何晟摊在了沙发上,手都凉了。

    那一段时间,何晟那的变化所有人都看到了,原本前途大好的何飞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被雪藏了,都已经大四马上要毕业了,却不知道什么愿意,关键时刻突然出国了,连国内的学历都没有,去做什么家族生意了。

    有人问过何晟原因,他都摆摆手不敢说话,只是圈里有的人隐约得知他的孙子和萧风瑜的事儿,知道跟这有关,虽然具体是谁出的手并不清楚,但那之后,元宝的绅士就成了一个迷。

    有娱乐记者爆出,元宝是黑帮头脑的女儿,姐姐是娱乐圈的大佬,还有一个秘密情人,据说是黑道白到都吃得通的大哥大。

    这条信息上午刚出来,下午就被撤了,只剩下些民间的小道消息。

    萧佑扶额:“群众可真厉害啊,芸涵,你知道吗?元宝现在在学校都厉害了。”

    何芸涵笑了笑。

    她知道,元宝早就打电话告诉她了,说是她去吃饭,吃的有点急,咳嗽了一声,给旁边一个学长吓得馒头都扔地上了。

    萧佑看着她,“你这次出手这么狠,有些老头子们都已经有意见了。”

    何芸涵早料到如此,“我知道。”

    何晟能在圣皇站稳脚跟,也不是吃干饭的,损敌三千,自伤一百。

    她在做这件事儿的时候就料到了后果。

    可是,又如何呢?

    她这一辈子,如果没有元宝,现在还在不在都是另外一会儿事儿。

    金钱权力更是浮云了。

    她只要元宝,要她平安快乐。

    她这次如此的“刻薄不留情面”,就是要给立个下马威,有一次不能有第二次。

    自始至终,元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成了老大的女儿了,忙了两个月,她总算把期末考试给糊弄过去了,虽然将将及格,但总算是不用降级了。

    这下子,她可像是笼子里放出的老虎,刚考完就跑何芸涵那儿去了。

    忙了一下午。

    买了好多食材,她亲自弄了一桌烛光晚餐,还买了一件粉碎的骚包真丝睡衣穿上,含情脉脉的看着何芸涵。

    何芸涵:……

    有谁吃饭穿睡衣做头发化妆的吗?

    元宝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咱俩喝点酒。”

    何芸涵蹙了蹙眉,正要说话,元宝手一抬:“别惹我啊,我现在可是传说中大佬的女人,黑帮的女儿,我要是发飙起来,叫一帮兄弟过来,把你这砸了你都不知道去哪儿哭去。”

    何芸涵沉默了。

    元宝两手一拱:“你接下来不该问,大佬有何吩咐吗?”

    何芸涵:……

    元宝一撩头发,对着何芸涵抛了个媚眼,“今天,这样花好月圆日,元大佬准备献身了!我要先给你跳一支舞,来表达我的心情。”

    她欠欠儿的起身,拍了拍手,手机开始播放音乐。

    《痒》。

    随着浪荡的音乐,元宝翩翩起舞,扭动她的身体,眼神骚的人心痒。

    更过分的,她嘴里还哼哼着,走到何芸涵身边,唱着歌词:“啊~痒。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痒……芸涵,好听吗?其实……我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哼出来的。”

    何芸涵的脸红透了,她的声音发虚:“你……你正经点。”

    这样的元宝,真的弄乱了她的心。

    不知不觉间,她的元宝已经像是熟透的果子,知道勾引人了。

    眼看着何芸涵别扭,元宝笑了,“我知道了,你想跟我玩纯情的。”

    何芸涵抿了抿唇。

    元宝的手一拍,立马换了个音乐,两手一拍,表情纯真:“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啪啪!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啪啪!如果感到幸福就快快拍拍手呀,看哪大家一齐拍拍手!啪啪!”

    何芸涵:………………………………

    神经病啊!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章之后的小预告。

    六十岁的元宝为了给老何庆祝生日,跳了一支艳舞后,腰椎间盘突出犯了,被送往了医院治疗,遭到了一众老太太的嘲讽,她在病床上抹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