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66、第 66 章(二更)

66、第 66 章(二更)

 热门推荐:
    我抓到一个贼!

    当元宝大义凛然的宣布这个结果的时候,萧佑被按在草地上的脸跟大地一个颜色,黑透了。

    tmd……想她一路被老萧总调.教,纵横商场也快十年了,在这个圈子里什么人没见过,她居然被……被一个小崽子给算计了。什么说好了一起跳,原来这是在报复她今天的绑.架行为啊!

    元宝按着萧佑,她可是信守了不让大家看见萧总脸的承诺,这霸气的开场词说完之后,她用眼神去瞄芸涵。

    该你了该你了芸涵,愣着干什么?

    什么样的场景,能让三个如此强势的女人集体懵逼,元宝做到了。

    眼看着元宝眼睛都要眨掉了,何芸涵才抽身出来,她轻轻的咳了一声,随手拿起外套,走到元宝身边,“抓贼就抓贼吧,别弄那么血腥,吓到两个领导怎么办?”

    元宝默契的接过衣服,盖在了贼的头上,她顺手捏了一把萧佑的屁股:“行,那我就先把人带下去交给保安部吧。”

    话音刚落,一队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黑墨镜身材高大魁梧的保镖齐刷刷的跑了进来。

    那气场,那齐刷刷脚步,不用说就是军人出身。

    高夕辉两手抱着,站了起来。

    为首的保镖毕恭毕敬的走了过来,听从安排。

    高夕辉去看徒弟,“小晏,你说师父该怎么处理?”

    冯晏咳了一声,指了指被蒙着头的“贼”,对着保镖:“带我屋里去,我亲自审。”

    ……

    眼看着人被带走了。

    高夕辉对着茫然的保镖微微一笑:“她们都当我傻呢,没事,你去吧。”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冯晏给萧佑把头上蒙着的衣服扯掉,“你们这是玩哪一出啊?”

    萧佑气得脸都青了,“元宝那个小兔崽子,不报此仇,我不姓萧!”

    冯晏摇了摇头,她挽起袖子,去里面的洗手间润湿了一个毛巾,走了过来给萧佑擦头上的土,“你好好的扒什么墙头?你从小就头大,忘记了吗?往那一缩跟大蝌蚪似的,我师父肯定早就看见了!”

    萧佑要气炸了,“你是哪儿伙的?我知道了,你也被元宝收买了对吗?”

    冯晏看她气得不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脸:“好了,摔没摔疼?”

    萧佑还是气,“你来这儿干什么?你师父怎么回来了?芸涵又怎么来了?”

    这三个人有什么关系吗?

    冯晏:“我师父是芸涵的粉丝。”

    萧佑:……

    我的个天啊………………

    冯晏无奈,戳了戳她的额头:“所以你老实点,别没事总去欺负小元宝。”

    萧佑冷笑,她突然捏住了冯晏的下巴:“我问你,是我漂亮还是元宝漂亮?”

    冯晏:……

    此时此刻,萧总这样的霸气,眼神又这样的凶狠,冯部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想笑的,可就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萧佑气结,“你……你现在是不是越来越不把我当回事儿了?是不是觉得我在你面前没了小时候的气场?”

    小时候的气场?

    冯晏想了想,心旷神怡。

    那时候的萧佑,的确傲的气人,又让人忍不住向往。

    萧佑一看她这样冷笑,“呵呵,我就知道。”

    女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不靠谱?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了?

    萧佑赌气的甩开冯晏,转身就要走,冯晏一把抱住她的腰,蹭了蹭,声音软绵绵:“你为什么这样,我比谁都清楚。”

    圣皇的萧总可是跺跺脚就能让娱乐圈抖三抖的人,谁敢说她不霸气?

    萧佑怕她也好,敬畏师父也好,归根到底不都是因为爱么?

    “别生气了。”冯晏忍不住吻了吻萧佑的下巴,萧佑脸红推开了她,可到底,眼神没有那么硬了,她深吸一口气:“臭元宝,我是不会放开她的。”

    不会被放过的元宝此时此刻正躺在何芸涵的大床上鱼一样滑动着手臂撒娇:“你怎么来了呀,怎么跟冯部在一起啊?她的师父气场好强大啊。”

    何芸涵无奈的看着她,“还问我,你呢?你怎么跟萧总在一起蹲墙角的,怎么还把人家给按地上了?”

    元宝乖乖的:“不要这么说嘛,人家一个总裁,我怎么敢按她啊,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她完成心愿,她不想露脸。”

    何芸涵捏了捏元宝的鼻子,“你哦,别轻易惹她知道吗?”

    萧佑是什么人,平时小打小闹还行,要真是恼火了,小元宝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元宝羞答答的看着何芸涵,“你等一下啊,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惊喜?

    何芸涵有点惊慌。

    她想说话,可元宝已经扭搭着跑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又跑了进来,“你看!”

    元宝特意去从萧总车里拿了束腰的,细腰出现了,芸涵看到会不会流口水了?

    何芸涵盯着她看了看,一脸的迷茫。

    元宝瞬间不开心了,“我给你三次机会,你必须说出我的变化来。”

    小女孩惯有的撒娇和小脾气。

    何芸涵无比重视,认真的盯着元宝看了看试探性的问:“画眼影了?”

    元宝咬牙:“……我这是跟萧总折腾了一圈,眼线花了!”

    何芸涵又仔细看了看,“我知道了!”

    元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何芸涵:“你里面穿的丝袜!”

    所以腿才看着那么光亮。

    元宝深深的深深的吸一口气:“最后一次机会。”

    这下子,何芸涵不能不慎重了,她如临大敌一般的屏住呼吸又打量了一番,笑了:“怪不得我猜不到。”

    元宝扭了扭腰,美滋滋的:“昂?”

    何芸涵:“喷香水了?”

    ……

    元宝彻底嘤嘤嘤了,哪儿有这样的人啊,一点不关心她,这不是欺负人吗?

    气不过,元宝把衣服一掀,委屈的:“你看啊!”

    何芸涵看了看,脸色一变:“快摘下来,谁让你戴的。”

    元宝愣了愣。

    何芸涵:“对身体不好!”

    经历了种种,在何芸涵心中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的,只要元宝好好的,别说是细腰还是什么了,她就是水桶腰,就算是胖成一个丸子,她也不会嫌弃。

    元宝知道她在想什么,有点不乐意:“哪儿有你这样的,人家女朋友不该是一眼看出来吗?”

    何芸涵偏了偏头,“我……怎么一眼看出来?”

    她又从来没有细细看过元宝的身体。

    之前元宝勾引她,看过裸着的,那也是浴巾掉在地上,惊鸿一瞥。

    后来……都是元宝勤恳的解她的衣服,她自然看不见。

    手的测量毕竟不能那么精细,有很多东西,还是要眼睛去看,手也要细细感受的。

    元宝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她的脸有点红,“你怎么那么色啊?”

    何芸涵的脸也红了。

    大红遇到了小红。

    俩人深深的对视,眼看着气氛越来越浓,关键时刻门被敲的乒乓响,萧佑大嗓门:“开门,警察,查房了!”

    元宝:……

    何芸涵:……

    真的是很幼稚了。

    晚饭,几个人一起吃的,跟着恩师吃饭,自然不能是去吃年轻人爱吃的火锅、肉串什么的。

    冯晏对这里很熟悉,师父祖籍是上海的,她特意点了几个精致的上海菜让大厨送了过来。

    竹林深处,蓝天白云,再来一点小酒。

    精致的装碟,几个人闲聊了几句,高夕辉脸上有了微笑。

    元宝刚开始因为萧总的态度也本能的畏惧她,可聊上了几句,她才发现,高夕辉根本没那么可怕,相反的,她很可爱。

    高夕辉微笑,她已经四十多了,岁月虽然留下了痕迹,但她眉目间的神采与坚毅是年轻人没有的,“真好,跟着你们在一起,我也觉得自己年轻了。对了,元宝,你知道么?芸涵是我的偶像。”

    何芸涵浅笑,元宝有点不好意思。听高夕辉这样说,好像知道她们的关系,她看了看何芸涵,何芸涵点了点头。

    高夕辉:“芸涵的演技啊,不仅可以秒了很多新人,就是有一些老戏骨也比不上的,我家里啊,小晏知道,贴了很多芸涵的海报呢。”

    冯晏起身倒酒,笑着说:“可不是么,而且每年投票,师父要是忙,她都会安排手下的人帮忙,她甚至安排了专门帮着追星的人,什么颁奖典礼、投票评比啊,师父都会参与。”

    元宝惊讶的看着高夕辉。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追星中的典范了?

    有这样的开场,俩人的话自然而然的多了,聊天之余,元宝惊奇的发现,别看萧总平时在哪儿都吃得开,全场焦点,可在高夕辉面前,她异常的乖巧,不多言不多语,偶尔发现元宝盯着她,萧佑就翻个大白眼。

    领导的生活方式非常养生。

    吃完饭。

    高夕辉自然是要散步的。

    高夕辉和冯晏还有何芸涵并排走。

    元宝和萧佑并排。

    几个晚辈陪着,高夕辉和冯晏说一些琐碎的事情,她没有避讳,“北京那边太敏感,你想要的,还是要缓一些,急不得。”

    萧佑听到了,眼睛都亮了。

    冯晏看了看她,对着高夕辉点头,“我知道。”

    高夕辉:“搂草打兔子,你就算是要退了,也要留后路知道么?”

    元宝听不明白,萧佑却明白的很,这是让冯晏扶植自己的力量。

    高夕辉情商很高,她嘱咐这几句,不仅仅是对冯晏的吩咐,更是对萧佑的一种承诺。其实她心里是喜欢萧佑这孩子的,之前,她的的确因为职业对萧佑有些偏见,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在那样的环境里,有这样的位置,萧佑等冯晏,这一等就快十年了,她好像没有什么理由不去喜欢。

    她漂亮,执着,专一,除了偶尔的小幼稚几乎是完人,而这小幼稚更是太调节徒弟的工作狂与生活单调的缺点了。

    简单的几句工作上的话点清之后,高夕辉左手挽一个右手挽一个跟老佛爷一样,看山看水看花看草的。

    身后的萧佑和元宝又开始互相伤害了。

    萧佑当着元宝的面,伸手偷偷的捏了一把何芸涵的屁股,然后立即看向别处。

    何芸涵转身,脸有点红又无语的看着元宝。

    这是什么时候,她干什么呢?

    元宝咬牙切齿的看着萧佑,她不甘示弱,偷偷捏了冯部。

    冯晏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萧佑。

    这人出息了,师父在,她在干什么???

    俩人这就开始较劲儿了,你一把我一把的,何芸涵和冯晏的眉头蹙了又蹙,想要警告两个幼稚的“小朋友”,又怕扰了师父的雅兴,只能全都憋着。

    比耍贱,元宝可比不过萧佑,萧佑妖娆的扭了扭腰,得瑟的对着元宝挑衅的笑。

    这明显就是宣战了啊。

    元宝简直要被气死了,她看了看萧佑,用嘴形无声地说:“是你逼我的!”

    萧佑两手叉腰,摇头晃脑。

    逼你又怎么了?你奈我何?

    元宝对着萧佑笑了笑,她并肩一步走到芸涵身边。

    萧佑疑惑的看着她,怎么着,这是认输了,服气了?

    元宝一手搂着何芸涵的肩膀,转头对着萧佑美美一笑,然后手下滑,横过芸涵的腰,重重的捏住了高夕辉的屁.股,还特意转了个圈,然后迅速缩回。

    高夕辉浑身一个激灵,她身子扭了一下猛地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唯一一个站在她身后的萧佑。

    萧佑:……………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

    今晚叶子加班可能到凌晨,明天的更新不能准时,大家下午左右再来,叶子想睡个懒觉,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