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41、第 41 章(二更)

41、第 41 章(二更)

 热门推荐:
    来自亲人们的嘲讽,人世间,怕是没有比这还悲催的了。

    元宝忍着泪,弯腰把奶奶的假牙捡起来,还用水给她冲了冲塞嘴里去了。

    她这样的孝顺,奶奶总该有所表示吧……起码,得给她往回找吧找吧?

    萧奶奶捂着嘴:“元宝,都怪你,大半天的讲什么笑话,奶奶的淑女形象都没了。”

    元宝:……

    何芸涵无奈的摇了摇头,林溪惜看着师父,这样的师父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就好像整个身体都散发着一种温柔的光圈,而那光,把元宝的小脸照的亮腾腾的。

    爱情,大概就是如此吧?

    林溪惜扭头看了看袁玉,袁玉细心的弄着肉串,元宝不能吃辣的,她特意给她烤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平日里,袁玉是一个非常会享受的人,这样的累活她是绝对不会干的,可是为了元宝,她不仅干了,还一直笑呵呵的,“元宝,风缱说有几个广告商想和你洽谈一下。”

    元宝愣了愣,“啥?”

    她都回归农田了还有人找她呢?

    袁玉:“对,有几个牌子,你姐和我姐商量了一下,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眼看着芸涵的情况越来越好,元宝也可以适当的活动一下,保持热度。

    萧风瑜有点为难,“我不能走。”她看了看何芸涵,芸涵虽然状态好多了,但毕竟没有完全恢复,别回头回去后再功亏一篑。

    袁玉:“你姐帮你筛的还能错了么?都是在这边就能搞定。”

    元宝有点害羞,羞答答的捂住脸:“我没想到我原来是这样的万人迷啊,都到这儿了还被这样青睐惦记,芸涵,你可捡了一个宝呢。”

    何芸涵:……

    萧奶奶和何妈都是一个嗝,身子晃了晃。

    袁玉:“那你这是答应了?我给你念念都是什么代言啊。”她掏出手机,看了看信息:“一个是王大爷牌原生态粪肥、西瓜瓜牌苍蝇拍、头上一点绿牌菜刀,哦,对,最后一个是你姐姐不大同意的黄大娘农家院代言人。”

    …………

    小风吹过。

    元宝的身子晃了晃,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麻了。

    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新生代玉女派偶像的她已经变成了农村代言人吗???

    气氛很严肃,又带着一丝尴尬,所有人都想要不敢笑的。

    何芸涵掸了掸衣摆的灰尘,“我说一句。”

    元宝立即看着她,对的,就知道她家老何一定会爱护她保护她!

    何芸涵:“头上一点绿那个,这个不行。”

    元宝:……

    啊哈哈哈哈。

    大家瞬间笑成了汪洋大海,元宝飞奔着冲上前掐住袁玉的脖子,俩人闹成了一团。

    考虑到袁玉和林溪惜一天路途劳顿,大家没有闹太久,元宝殷勤的给俩人收拾好东西,把房子安排好,甚至把床单都铺好了。

    袁玉看着她,“元宝,你姐的意思是如果可以,你可以拍一些小片保持热度,他们管这个叫流量明星,不一定非要拍那种长篇的电影电视剧。”

    元宝弯腰扫床,“这个,我得问问芸涵。”

    袁玉:“我看她好多了,真替你开心。”

    元宝有点欣慰,她的傻姐姐总算会说点好话了。

    袁玉:“这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元宝:……

    算了,难得姐姐过来,就别打死她了。

    村庄的夜晚格外宁静,风儿吹动野草,沙沙的声音让人心安静。

    何芸涵看着紧锁眉头的徒弟,“你和她是有进展了么?”

    林溪惜沉默着,虽然这么久没见到师父,但师父的眼睛还是那么的犀利,“嗯,师父,我有点喜欢她。”

    何芸涵点了点头。

    像是袁玉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人喜欢。

    她虽然神经大条,但是善良,多金,美貌,跟她在一起,怕是不愁欢乐。

    林溪惜:“我……我不是因为她的其他,就是看中她这份责任心,师父,你不知道她对元宝有多好。”

    这样非血缘的付出,一持续还持续了这么多年,现在有几个人能做到。

    何芸涵的眼眸变了变,“以后,我会更好。”

    林溪惜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震惊的看着师父。啥……啥???她是不是幻听了,师父说什么了?

    何芸涵有些疲倦,她的精神还是跟不上,身体机能要比之前差很多。

    林溪惜看出来了,“师父,你休息吧,我先回去。”

    何芸涵点了点头。

    这边林溪惜刚走,那边元宝就端着一盆子水进来了,“这是我去新采的艾草,你泡泡。”

    何芸涵有点累,“我洗过澡了。”

    元宝不管她这套,像是哄小孩一样,推着何芸涵坐在床上,把袜子给她脱了,脚浸泡在水里。

    水,还泛着热气,夹杂着淡淡的艾草香。

    元宝轻轻的挫着她的脚,忍不住轻哼歌曲,何芸涵低头看着她,心底里涌起一股暖流。

    原来,人,还可以这样的幸福。

    元宝抬头看了看何芸涵:“袁玉姐姐说,我姐和苏秦姐姐那边拿了几个小剧本,回头有时间,想让我拍一些小片段,放在网上那种。”

    何芸涵点了点头,“嗯。”

    元宝:“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待的太悠闲,我都有点如不了戏,看了看本子,总感觉状态不对。”

    何芸涵:“拿来,我看看。”

    到底是老戏骨,何芸涵翻开第一个本子看了一遍,她给元宝讲解着人物的情感,“虽然都是小剧本,一般人看着总是觉得简单,但越是这样短的戏份,要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内传达很多情绪,需要人的表演收放自如,尤其是在张力方面。”

    萧风瑜听得认真。

    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很心爱的人在一起,讨论最爱的事业。

    “芸涵,你是每一部戏都把自己代入么?”这是元宝一直想问的,她之前听过很多人说过有一些演员把自己代入之后没有办法很快的抽离,有一些甚至就是因为这样才抑郁的。

    何芸涵点了点头,“大多如此。”

    不然,她国民影后的称呼哪儿来的?

    这世上没有简单的事儿,所有的光辉之后,都有看不见的无尽的付出。

    要享受荣誉,必须先学会隐忍,这个圈子,并没有那么多所谓的天才,全都是汗水的堆积罢了。

    元宝点了点头,沉思:“我的点可能就差在这儿了,大多数时候,我都没有办法代入自己,全当去演这个角色。”

    何芸涵惊讶于元宝的成长,之前的她还是多么的趾高气昂,而现如今,她像是变了一个人。

    “好了。”元宝起来,她去洗了手,把剧本拿走:“你不要看了,这都几点了?”

    芸涵真的是一个工作狂,她要是不拦着,她肯定彻夜看剧本。

    何芸涵的眼睛还盯着看,元宝两手捧着她的脸:“你多看看我多好。”

    何芸涵无奈的笑了,萧风瑜撇了撇嘴,特别顺其自然的坐在她的大腿上,把头靠着她的肩膀:“芸涵,你快点好起来,我们有很多地方很多事儿要做呢。”

    何芸涵感受她的呼吸,心,轻飘飘的。

    是啊,大好山河,她可以跟元宝四处去看看。

    有时候,大自然给人心里上的治疗,是超乎想象的。

    萧风瑜抓了何芸涵的一缕头发,在鼻尖嗅了嗅:“我们可以去电影院亲亲,在摩天轮里接吻,在浴室里play,还可以”

    “走开。”

    何芸涵用手去推元宝,这个人,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的色?

    元宝可不敢,她两手抱住何芸涵的腰,用脸轻轻的蹭着:“芸涵,你~不想吗?”

    那声音,嗲的要勾出人的心脏。

    元宝虽然还小,但一颦一笑间狐媚的样子自谈恋爱之后已经呈现井喷式爆发了,那一眼的妩媚柔情,直接染红了何芸涵的脸。

    元宝像是个顽皮的孩子,她挑了挑眉,“你就不想要吗?”

    虽然芸涵在工作上雷厉风情,让人惧怕,对比起来,她就简直是个小白丁;可在感情上不一样啊,全都是白纸一张,谁怕谁啊。

    更何况,爱人之间,有些东西是人类的本能,天经地义,无需遮掩。

    元宝想好了,她以后一定会使出七十二般武艺好好勾引她,就是要挖一个诱惑的大坑,等着芸涵自己跳进来。

    姐姐也说过两个相爱的人,情.欲一旦沾染上,就像是罂.粟一般,迅速充斥全身,麻痹所有感官,让人沉溺再也无法抽身。

    她要让何芸涵这一辈子再也别想着离开她。

    眼看着这元宝得意洋洋的样子,何芸涵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态,“记住我刚才的话,要成为一个好演员,一定要全身心的投入。”

    这急刹车踩得,萧风瑜笑了,眼看着何芸涵一股脑的缩进被窝,直接用后脑勺对着她,她觉得可爱极了。

    不急,来日方长。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起的都挺早,萧奶奶和何妈做好饭,几个小辈吃的香甜。

    元宝精神特别好,小米粥喝了两大碗,何芸涵昨晚有些失眠,第一次,不是纠结于前尘往事,而是被某种诱惑勾的心痒痒。

    袁玉:“怎么样啊,那几个小故事看了吗?”

    元宝点头,“看了,我家领导也给指点了,没问题。”

    领导?

    袁玉看了看何芸涵,何芸涵轻轻的点头。

    ……

    这俩人……现在是要肉麻死谁么?

    袁玉“嗯”了一声,她拿出手机,按了免提键,给苏秦打了过去。

    “姐,都行,元宝说可以,芸涵还给指点演技了。”

    苏秦那边迟疑了一下,问:“都可以么?”

    元宝吃完饭,像是没骨头一样赖在何芸涵身边撒娇,何芸涵摸了摸她的发。

    袁玉:“对啊,怎么了?是担心元宝么?没事儿,我看她状态挺好,白白胖胖的。”

    元宝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苏秦姐姐,你放心,虽然是小短片,但是我们家芸涵说了,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这样才能把人物演活!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她一仰头,两手叉腰:“看,未来的璀璨之星已经升起。”她一伸胳膊:“万众期待!”

    苏秦沉默了一会儿,“剧本你都看完了吗?”

    元宝:“还差两个,对了,重点忘记问了,姐,男主角是谁?”

    苏秦:“你认识,年延。”

    名字一出,何芸涵的眼神都变了。

    年延是谁?

    圈子里只要认识元宝的人谁不知道他?这些年,关于两个人的绯闻比雪花片子都要多,同样是童星出道,俩人可是说是惺惺相惜了。

    元宝咳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那第一场是什么啊?我重点看看。”

    苏秦很平静,“是吻戏和床戏。”

    元宝:……

    电话被挂断。

    袁玉憋着笑:“元宝,你家领导可是教给你必须要投入真实感情演,你得听话,对了,如果我没记错,这即将成为你的荧屏初吻吧?”

    元宝脸缩成一团……要不要这么劲爆,她这是亲姐姐么?找的什么人,选的什么戏啊!

    她悄悄地……瞧瞧的抬头看了看何芸涵,没成想,一下子就对上何芸涵冷若寒冰的眼睛。

    投入真实感情去演?

    何芸涵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最深处,“呵,你尽管试试看。”

    元宝:…………………………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就是细水流长的治愈系,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可以跟叶子说说,就当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