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宇宙第一醋神 > 6、第 6 章

6、第 6 章

 热门推荐:
    萧风瑜的手还在何芸涵的鼻下来不及收回。

    人家影后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一阵子凉风吹过,萧风瑜讪讪地笑了:“我就是想看看你……”

    何芸涵挑着眉,眼中氤氲着水汽:“死没死?”

    萧风瑜舌头都要咬掉了,她不敢再多说,连忙发动车子往何芸涵家里开。

    城市的夜景很美,这个点又没有什么人,晚风舒适迷人。

    萧风瑜心情还不错,她时不时的偷看一眼何芸涵,她应该很不舒服,面色苍白,眉头时不时蹙一下。

    下了车。

    萧风瑜不知道何芸涵不愿意让人碰,想要扶她,却被她极快的躲开了。

    萧风瑜惊讶的看着何芸涵,何芸涵半垂着头,手抚在胃部,很痛苦的样子。

    也顾不得计较别的了,萧风瑜赶紧打开门:“你先进去,我给你弄点吃的。”

    何芸涵进屋后最后一丝力气仿佛都被耗光了,她已经进不了卧室了,直接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萧风瑜洗了手,扎上围裙,现给她调了一杯蜂蜜柠檬水,又做了一份皮蛋瘦肉粥。

    风瑜为了应酬也喝多过,一般这个时候,她都不愿意吃油腻的,但胃会不舒服,喝粥是最温润滋补的了。

    她的技术很好,刀工也非常漂亮,皮蛋粥熬的浓稠,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香味。

    等萧风瑜把饭做好,拖着托盘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怔住了。

    何芸涵靠着沙发坐着,她正往手里倒药,各种药片、药丸、胶囊,也不知道有多少,足足有小半把,她全程很机械一样,看都不看,拿起水杯就要往嘴里送。

    萧风瑜叫了一声:“别动!”

    何芸涵停下动作扭头看着她。

    暗淡无光的眼神……空洞的目光……

    此时的她,像极了风瑜在微博上看到的那张自拍照。

    萧风瑜把托盘小心翼翼的放好,她擦了擦手上得水:“你怎么吃这么多药?药量太多会中毒的。”

    她低头看着茶几上的药。

    各种胃药、止疼药,甚至还参杂着治疗抑郁和失眠的药。

    何芸涵的声音很淡:“习惯了,不吃睡不着。”

    萧风瑜皱了皱眉,“先喝粥吧,垫点再吃。”

    何芸涵好像脑袋放空了一样,萧风瑜把粥递了过去,她动也不动。

    萧风瑜哄着:“喝点吧,胃能好受一些。”

    何芸涵跟没听见一个样。

    萧风瑜想了想,“何老师,我给你讲个恐怖故事?”

    何芸涵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萧风瑜认真的讲着:“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前,有一只小绵羊喝多了,她被好心的老虎捡回了家,老虎给小绵羊煮了一碗粥她不喝,然后,不听话的小绵羊就被老虎一口给吃了,脑袋都咬瓣儿了。”

    一阵笑之后,萧风瑜把碗递给何芸涵,笑容灿烈:“喝吗?”

    ……

    十分钟之后。

    萧风瑜哼着小曲,把何芸涵的碗筷给收拾了。

    何芸涵缩在沙发里盯着萧风瑜看。

    她就永远都那么开心么?

    刷个碗还要一直在笑?碗上有金子吗?

    胃里有了东西,何芸涵好受了一些,她勉强能站起来了:“你回去吧,我没事。”

    萧风瑜没动。

    她突然觉得何芸涵好可怜。

    这就是典型的习惯了坚强,明明痛苦难受还不肯示弱。

    何芸涵:“今天,谢谢你。”

    萧风瑜摇了摇头,她看了一眼何芸涵放在药盖里的准备吃的那一小把药:“我经纪人有点事儿,这个点学校又肯定回不去了,我稍等一下再走。”

    以何芸涵的性格,如果萧风瑜说什么“我留下陪陪你”之类的话,她一定是一口拒绝的。

    她这样的话说的很微妙婉转了。

    可何芸涵是谁。

    她盯着萧风瑜的眼睛看,声音异常冷漠:“我这有司机。”

    这些年,她孤单惯了,就连身体上的疼痛都习惯了,她并不需要任何人的温暖。

    好吧,毕竟也不是多熟悉的关系。

    萧风瑜不再坚持,她缓缓的起身,“那行,我这就走,你……药别吃那么多。”

    很聪明很懂事的女孩。

    在何芸涵的注视下,她拎着包准备离开,可就在萧风瑜拉开门那一瞬间,何芸涵的身子脱力一般软软的靠着沙发倒了下去。

    萧风瑜吓得心跳都要跳出来了,她赶紧跑上前一把抱住何芸涵:“你怎么了?”

    何芸涵背后直冒虚汗,像是要昏厥了一般,手却还想去推萧风瑜,“别……别碰我……”

    “快别说话了!”救人要紧,萧风瑜也管不了这影后有多矫情了,她赶紧扶着她靠在沙发上。

    “找医生吧。”萧风瑜有点后怕的看着何芸涵,何芸涵虚弱的摇了摇头:“不……”

    要是按照萧风瑜以前的性格,肯定要把这个“不”字当屁放了。

    但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事儿,再一个,她的身份地位在那儿,冒然找医生很有可能引起轩然大波。

    好在萧风瑜生活经验强,她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巧克力,剥了皮,直接给何芸涵塞嘴里了。

    何芸涵:……

    她还来不及反应,甜甜的味道就自唇齿间扩散开来。

    萧风瑜看了看何芸涵,特别着急:“家里有血压仪么?安全点,再测测血压。”

    何芸涵动不了一般,眼睛往电视的柜子方向看了看。

    萧风瑜默契的读懂了,赶紧起身去找出了血压仪。

    影后就是影后。

    家里的东西都特别高大上,模样跟普通的血压仪都不一样。

    萧风瑜捣鼓了半天,她看着何芸涵:“手臂伸出来。”

    何芸涵犹豫了片刻,看着萧风瑜因为忙碌微微沁出汗的额头,她深吸一口气,把胳膊的衣服往上撸了撸,伸了出去。

    萧风瑜看了一眼,心里忍不住称赞,真是白啊。

    她认真的给何芸涵绑好了,极其专业的嘱咐:“右手与心脏持平。”

    何芸涵这会儿听话了,乖乖的抬起手:“你还会怎么用?”

    虽然是疑问,但其中的赞誉萧风瑜听得享受,她一挑眉:“那是自然的了,以前我在我们家那都算是当地特别出名的小大夫了,邻里家有点什么事儿都来找我,经常排长队,这算什么啊,小意思。”

    话音刚落。

    何影后的高级血压仪的红色亮灯开始闪烁,冰冷的女机器声音提示。

    抱歉,你操作的方式有误,请认真研读说明书,感谢您的使用,再见!

    何芸涵:……

    萧风瑜:……

    人生还有比这还尴尬的事儿么?

    被这么折腾了一番,何芸涵不知道是气得还是怎么的,她有力气多了,甚至能挥手撵人了:“你走吧。”

    眼看着人家恢复活力了。

    萧风瑜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好吧,看来我诊断的没错,你注意血压和血糖哦。”

    何芸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从何家出来,没走一会儿,萧风瑜就收到了林溪惜的电话。

    林溪惜这是醒酒了,突然想起来自己就这么把师父托付给了萧风瑜,紧张又内疚:“元宝,我师父怎么样,你还在她家吗?!”

    萧风瑜特别有大气风范的笑了笑:“没事儿,你踏实的啊,我陪了她一会儿,她身体好多了。”

    听风瑜这么说,林溪惜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萧风瑜拍了拍胸脯:“咱元宝出马,一个顶俩。怎么,你还不信我?”

    林溪惜笑了,她语气放轻松:“当然不是,我只是有点后悔没嘱咐你几句,我师父这个人很多方面规矩比较多,我怕你处着雷区。”

    萧风瑜看着远处霓虹的灯光,踢了一脚小石子,随口闲聊:“雷区?”

    林溪惜“嗯”了一声,“是啊,例如她特别不愿意人碰她。”

    萧风瑜嗝了一下,站住了:“啥……?”

    林溪惜语气略有些低落,“她不愿意别人跟她有身体接触,即使是同性,关系特别好的也不行。”

    萧风瑜:???

    她……才怕何芸涵倒下抱了她,又按着她的胳膊给她测了血压啊。

    林溪惜:“嗯,是啊,而且我师父在饮食方面也特别有讲究,一般人喝醉酒了,都喝点醒酒汤,粥啊,她最讨厌喝这些东西了,尤其是粥,总说有一股怪味儿。”

    萧风瑜浑身僵硬。

    她……才逼影后喝了蜂蜜柠檬水还有……皮蛋瘦肉粥啊。

    林溪惜拍了拍脸:“哎,奇怪吧?但也能理解,可能粥啊什么的都是碳水化合物吧?我师父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特别狠,打出道之后,她连糖都没吃过。”

    萧风瑜:……

    她才投喂了那么一大块巧克力……

    哦……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