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每天都有小鲜肉陪我云苏许洲远 >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他们可没见到过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他们可没见到过

 热门推荐:
    第七百二十四章 他们可没见到过

    山里面的草长得快,林溪知外婆的坟前的野草已经有八个多月没人打理了,要不是林溪知在一旁种了一颗石榴树,她也认不出来那是她外婆的坟了。

    十个月前种的石榴树,移植过来的时候才到她的膝盖高,长了十个月,那石榴树长势喜人,这会儿已经长到她肩膀高了,再长个两年就会结果了。

    林溪知把篮子放下,从里面取了镰刀,开始除草。

    村里面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全是老人,林溪知小时候还能看到有人上山种菜养鸡的,自从她升到初中后,上山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四周安静得很,昨天下了一场大暴雨,草根还是湿的,底下的泥还有些软。

    林溪知把四周的野草都除了,烧了纸钱,跪在那碑前说着自己最近的生活。

    “外婆,我昨天晚上又见到您了,您在笑,也不知道您在那边过得开不开心。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乔瑜阿姨和林叔叔对我都很好。

    对了,我还有了两个哥哥,一个是林乔哥哥,他是乔瑜阿姨和林叔叔的儿子,比我大三岁,今年上大学一年级,长得很好看,对我很温柔。

    还有一个哥哥叫许若光,不过我叫他小五哥哥。”

    她说着,抿了一下唇:“他是乔瑜阿姨的好朋友云苏阿姨的儿子,比我大一岁,跟我一个班。

    小五哥哥学习特别厉害,我数学不好,都是他教我的,这次期末考试,我数学还考到了一百二十分。”

    跟前的纸钱已经烧完了,林溪知用泥土盖上,“外婆,您等着我,等我挣钱了,我一定要把您接到城里面去!”

    说到这里,林溪知发热的眼睛终于忍不住滴下了一滴眼泪。

    她怕许若光看到,连忙抬手就把眼泪擦走了,可是擦走了一滴还有更多。

    她那么努力学习,就是想要长大后能够挣钱了,把外婆接到城里面享清福。

    可是她到底还是跑不过岁月,就算再努力长大,也还是慢了那么多。

    风吹过来,林溪知用手背抹着眼泪,狠狠地抽了抽鼻子:“您别生气,我没有哭,真的,风太大了,迷了我的眼睛!”

    林溪知说着,连忙又擦了一次眼泪。

    这一次,她忍下来了。

    许若光站在不远处看着,尽管隔着七八米的距离,却还是能够看到林溪知擦眼泪的动作。

    他就这么远远地看着,并没有上前打扰。

    林溪知哭了几秒,情绪恢复过来,连忙整理着自己脸上的泪水。

    她往许若光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在看着远处,并没有留意到自己,林溪知微微松了口气。

    她很快就十七岁了,十七岁不是个可以随便哭泣的年纪了。

    林溪知又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等自己脸上的眼泪彻底没有了痕迹,她才起身跑向许若光:“小五哥哥,你去那边等我吧,我还要弄点东西。”

    许若光听到她这话,收起了手机:“还要弄什么?”

    林溪知抿了一下唇:“外婆生前喜欢花,我想给她弄些花过来。”

    以前外婆活着的时候,院子里面种满了花。

    林溪知刚才来的时候,看到那石榴树旁边全都是野草,只觉得心疼难受。

    她以后都在市里面了,这小镇偏远的小村落,一年也就只能回来这么一回了。

    许若光挑了一下眉:“哪里弄?”

    “山上野花多。”

    林溪知说着,强调到:“我自己弄就可以了。”

    她知道许若光有洁癖,昨天下了那么大的一场雨,土还有些湿润,弄起来会很脏。

    “怎么弄?”

    许若光却没有要袖手旁观的意思,他直接就问了她。

    林溪知囧了囧:“小五哥哥,很脏的。”

    许若光看着她:“很快又到中午了,你觉得两个人弄快一点,还是你一个人弄快一点?”

    许若光这话让林溪知无法反驳,她抿了一下唇:“直接把一整块土挖过来再埋好就可以了。

    山里面的野花好养活,带着土挖过来,直接放在外婆的坟前再铺点土上去就可以了。

    许若光明白她的意思:“我去弄花,你负责埋,顺便把土块上的其他野草清理了。”

    许若光这个分配合情合理,林溪知没有拒绝的余地。

    “可是,小五哥哥你知道哪里有野花吗?”

    “我们刚才上来的那一片野花不行?”

    林溪知没想到许若光观察得这么仔细,“可以的。”

    “嗯。”

    许若光说着,直接就从篮子里面拿过铲子,转身折了回去。

    林溪知怔了一下,连忙跟着过去。

    见她跟着过来,许若光看了她一眼:“铲子就一把,你拔野草吧。”

    他这话直接就制止了林溪知打算用手挖的打算,她红着脸蹲在许若光挖出来的泥块前,开始拔野草。

    许若光的动作比她想象的要利索,两个人干活也确实快,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刚才还是光秃秃的坟前,这时候已经整齐地种了一圈的野花。

    那些野花红黄白蓝紫,什么颜色都有,被林溪知整整齐齐地码成圈埋着,不仔细看,谁都不知道那前面是一块坟地。

    两人弄好已经是快十一点了,林溪知不敢再耽搁,恋恋不舍地和许若光下了山。

    回到老房子里面,两人把身上脏的污泥清洗掉就匆匆走出去路口等车回镇上了。

    两人回到镇上已经一点了,挑了家面馆对付着午餐。

    林溪知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以前的同学的,几个初中毕业后就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叼着烟走进来。

    盛夏的正午热得让人心烦气躁,林溪知虽然穿着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可她露出来的手臂白得晃眼。

    那几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天天这里晃那里晃,镇上哪个女生漂亮他们一清二楚。

    林溪知这样的,他们可没见到过。

    林溪知一眼就认出他们了,她低着头,抓着筷子的手在发颤。

    许若光看着她,视线扫了一眼那几个小混混,桃花眼挑了挑,他抬手把头上的鸭舌帽戴到了林溪知的头上:“吃饱了没?”

    林溪知不敢抬头,只是点了一下:“饱了。”

    她其实没吃饱,可那几个人不好惹,林溪知不想被他们认出来。

    许若光直接从钱包里面拿出二十五块钱,压在桌面上,走过去拉起她:“走了。”

    林溪知低着头起了身,跟着许若光往外走。

    只是那几个小混混早就注意到林溪知了,见状有两人上前一栏:“美女,好面生啊,没见过,认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