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从今以后,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第四百二十九章 从今以后,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热门推荐:
    咨政院是一种应激产物,是当初南衙僭朝谋叛之时,李贤为了平衡各方利益,不至于失道天下大乱,专门设立的一个议政的地方。

    咨政院的前提是一张六十四条的大宪章一样的条款。

    王复也拟定了一份,主要确定了瓦剌人、乌兹别克人、突厥人、波斯人等等责任和义务。

    王复并没有立刻马上拿出来,他需要先为也先梳理西域局势,再拿出宪章来。

    王复他们所在的宫殿,叫做兰宫。

    乃是帖木儿攻占撒马尔罕之后建立,但是随着两次大规模的王室同室操戈,兰宫被乌兹别克人占领。

    然后瓦剌人就来了,现在归也先了。

    也先多么信任王复?

    王复和王悦二人,也住在这兰宫之中,因为大军初到,住外面不安全。

    也先给王复找了七十二个处子胡女,个个都是貌美如花,那小腰扭得跟拨浪鼓似的,伺候在王复左右。

    王复四十多岁了,无福消受这么做,最后只留下了一个。

    王复认真的说道:“樛,孪生的树藤相互绞缠,错综复杂的突厥国别,我将其称之为樛西。”

    “现在的奥斯曼王国、帖木儿王国、这些苏丹国家都是樛西,大石也可以叫他们突厥人。”

    也先看着撒马尔罕,这座围三十余里,七万余户,三十五万人的城池,听到王复开始介绍西域局势,有些奇怪的问道:“樛?”

    “你们读书人,都这么喜欢咬文嚼字吗?”

    伯颜帖木儿深表赞同的说道:“读书人嘛,都这样。”

    樛西,相比较大明他们的确是在西方。

    这些地方,他们臣民将国王称之为苏丹,都是从一颗树上结出了不同的果实来。

    蒙古的铁蹄西去,建立了察合台汗国、伊利汗国、金帐汗国和转瞬即逝的窝阔台汗国。

    随着元朝的覆灭,三大汗国,开始了不同程度的突厥化,在金帐汗国第九世可汗月即别汗手中,彻底完成了突厥化。

    月即别汗杀掉了喇嘛、蒙古萨满,沙里亚法典和成吉思汗法典混合成为了突厥人现行的法典。

    所以,王复才会用樛去形容他们的关系,孪生的树藤上不同的果实。

    “极西,乃是金帐汗国大帐以北之地,因为在极北之地,所以我叫他们极西。有趣的是,他们之中鞑靼人和罗斯人,而且…反对突厥化。”王复的面色复杂的说道。

    金帐汗国以北之地,主要就是俄罗斯公国、克里木公国、阿斯特拉好爱罕公国克里米亚公国等等。

    这些都是当初成吉思汗长子拔都西征时候,消灭罗斯公国后,册封的公国。

    这些公国奉行的是莫斯法典和成吉思汗法典,最终融合成为了他们使用的俄罗斯法典,信仰东正教。

    俄罗斯公国已经事实上独立于金帐汗国,很久都没有交税收给金帐汗国的可汗了。

    金帐可汗一直在寻找外援,瓦剌人刚好要西进,一拍即合。

    距离蒙古故土更近的帖木儿王国开始了突厥化,但是距离故土极远的金帐汗国北部地区,反对突厥化。

    这就是王复觉得古怪的原因。

    王复继续说道:“泰西无法窥视,我们现在知道的泰西的大门,是大秦国,他们叫罗马帝国,就只剩下一座孤城了,存在了大约一千四百八十余年了。”

    “多久?一千五百年啊?额,大约是中原什么时候?”也先眉头都拧成疙瘩了,这种活的久的国家,都不好打。

    别说算千年的时间,就是一百年以内,他都算不明白是什么时候了。

    王复稍微算了算说道:“就是西汉第十二位皇帝汉成帝的时候。”

    也先松了口气说道:“哦,西汉末年了啊。”

    这么一说,也先就懂了。

    汉成帝死后没几年就是王莽篡汉了,王复这么一说,也先也就清楚了这个大秦国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了。

    “所以,大石啊,我融合了成吉思汗法典、沙里亚法典写成了一份六十四条,大石,要约束瓦剌人在撒马尔罕的行为。”王复总是有一种古怪感。

    就像是老鼠给猫系铃铛一样。

    也先却点头说道:“应有之义。”

    这是李贤在南衙设立的六十四条的翻版,王复通读了沙利亚法典和成吉思汗法典之后制定的新·六十四条宪章。

    瓦剌人是强盗统治,如果按照瓦剌人的统治方式去统治撒马尔罕,不能说政通人和,只能说民不聊生。

    为何瓦剌人在大明之侧可以活得好好的?

    到了撒马尔罕就必须要有这么一份宪章去约束呢?

    因为有大明在。

    无论是瓦剌、兀良哈、鞑靼还是哈密,亦或者是东察哈尔都是依附大明存在。

    背靠大树好乘凉,真的维持不下去了,变卖家产,混入大明,等待大赦成为大明人。

    瓦剌西进,到了撒马尔罕,就没有大明那棵大树了,他们要学会自己生活了。

    不能再跟野狗一样,逮到什么都咬一口,食物中毒了,回去找主人摇尾巴。

    这个在西进之前,王复就已经和也先反复沟通过了,要想做大汗,那就不能没有规矩方圆,轮廓文章。

    也先看了半天那个六十四条宪章,他看不明白,不是王复咬文嚼字,王复用的是俗语俗字,表达的意思十分明确。

    内容倒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问题是,也先甚至没看过成吉思汗法典,若非王复提起,他压根就不知道有那个东西,更别提那个什么沙利亚法典了。

    数典忘祖,也先的确是不知道那个成吉思汗法典是什么。

    “为什么不参详大明律呢?”也先非常疑惑的说道:“相比较这些东西,大明律不是更好用吗?这些都几百年的东西了…”

    “成吉思汗法典,两百年了吧?”

    王复点头说道:“两百多年了吧。”

    也先将那份宪章递回去说道:“参详大明律重新拟一份吧,两百年了,都土埋脖子了,为什么要参详这些落伍的东西啊?”

    王复为了避嫌,没有参详任何的大明律法。

    也先的理由很充分,只是让王复有些挠头。

    他很想说:那要是连宪章也参详大明律,那就是做了大汗,治下也变成大明的形状了呀!

    变成大明的形状,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当下寰宇之下,也找不到比大明更好的形状了不是?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这样的瓦剌不就充满了异味了吗?

    “可是…”王复眉头紧蹙的说道。

    “没什么可是的,有好的自然用好的,难道是王资政不熟悉大明律吗?”也先看着王复的样子,想到了一个可能。

    可能王复不会,所以才没有参详。

    王复摇头说道:“我当然熟悉。”

    王复在地方兜兜转转十几年,早就把大明律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了,他当然熟悉大明律法,参详没有问题。

    “那就没什么疑问了。”也先笑着拍了拍王复的肩膀说道:“我的兄弟,我只想做可汗,至于怎么做,我不关心。”

    也先只想做可汗,至于具体怎么做,那就是王复的事儿了。

    王复无奈点头。

    事实上,也先也弄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办。

    开辟二字,那是天大的难事,定可以持续多年、多数人认同的秩序,那不是也先能够触及的领域。

    有现成的答案,照着抄就是了。

    还不如交给王复去折腾,反正有大军坐镇,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好吧。”王复同意了也先的想法。

    也先很务实,当发现养不起稽戾王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把稽戾王送回去了。

    当发现自己没有开辟的能力的时候,丝毫不介意,立刻开始照抄大明的斗权印义,那么个大明朝在那搁这呢。

    你南衙僭朝抄得,我瓦剌人抄不得?

    抄,都可以抄。

    也先笑着说道:“大皇帝那些新政,咱们能不能抄一下啊?”

    “抄不了。”王复摇头。

    也先也是想好事,大明的新政是在大明现在高度上结出了的新果子。

    也先颓然的问道:“抄不了?你不是抄了讲武堂、讲义堂、讲医堂,财经事务,比如钱法、税监钞关等等。”

    “咱们不也用的大皇帝那套吗?就那套,抄不了?”

    王复两手一摊说道:“这些还好,考成法、宪纲之类的怎么抄?那得有官吏啊。”

    也先不是很在意的说道:“能抄多少抄多少呗,实在不行,就让奸细们高价聘一些读书人过来,帮王资政做事。”

    王复瞪大了眼睛,极力争辩的说道:“那大石为什么不让大皇帝派点官僚来啊!省的聘了!还省钱了!”

    也先感慨的说道:“我倒是想,那也得大皇帝肯啊。”

    也先知道自己手底下这帮人都什么货色,抢劫在行,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用万斤秤分赃,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管理治下百姓,就抓瞎了。

    “大石!”王复一甩袖子,表现出了他作为臣子的愤怒,当然他以为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惹得也先疑心病犯了,在试探他。

    “好了,你办事,我放心,大胆的做,我的大军在侧,没有人能阻拦你的政令。”也先从旁边侍女拿过了一把金刀。

    也先两个手捧住了金刀,十分郑重的说道:“这是我的护身金刀,乃是由一百四十两黄金打造。”

    “今天,我将我的金刀赐予王资政,从今天起,政令之事,交由你来处理。”

    蒙古人结拜叫做安答,意思是生死之交,会赠送信物,这把金刀就是也先的信物。

    但是也先和王复是君臣,所以,也先不可能和王复结拜,一把金刀,就是也先的诚意。

    既然已经西进,王复扈从左右,做事极有章法,他自然不会吝啬,七十二个处子胡女,金刀都是他的赏赐。

    从今天起,他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谢大石。”王复满脑门的官司。

    这一前一后,啥意思?

    也先又拍了拍王复的臂膊说道:“今天就先到这里,王资政先去忙,定好了新的…宪章是吧,就送过来。”

    “记得参详一下大明律法。”

    王复一头雾水的说道:“是。”

    也先一直盯着王复离开的身影,伯颜帖木儿就在其侧。

    “伯颜。”也先的语气极为郑重的说道:“你想家吗?”

    伯颜帖木儿立刻有些灰心丧气,低头说道:“想。”

    “我们是长生天下的雄鹰,只要还在长生天下,哪里都是我们的家。”也先笑着说道:“我也想,但是我们…回不去了。”

    “在土木堡,我们杀死了大明十数万的健儿,血流成河,依着大明皇帝的性子,我们即便是待在和林,也要被犁庭扫穴的。”

    也先停顿了许久继续说道:“岭北之战,昭宗杀了大明五万多军卒,明太祖皇帝跟草原死磕了二十年。”

    “鞑靼可汗本雅失里,杀了淇国公丘福和大明一千多人,大明太宗皇帝一辈子都在北伐,甚至把家都安到了北京城,临到驾崩,还在北伐!”

    “他们老朱家啊,小气鬼,小气的很!”

    “你知道现在淇国公府九重堂谁住着吗?”

    “他们大明的于少保!”

    伯颜帖木儿嘴角抽动了一下,现在的新皇帝,很像老朱家的性子,不死不休。

    也先叹了口气说道:“所以啊,回不去了,西进?说得好听,不就是逃窜吗?这鬼地方富归富,可是,不是咱们家啊。”

    “若是王复真的帮瓦剌安定下来,跟他共天下又如何呢?”

    “你和王复好好谈一谈,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

    伯颜帖木儿终于理解了也先的含义,瓦剌人的西进,说得好听点是西进,其实也先清楚的知道,他们不就是一条丧家之犬吗?

    若是王复真的有本事,帮着他们制定朝纲秩序,有开辟之功,到底共不共天下,那得站稳脚跟之后再讨论。

    到时候兵戎相见也好,你死我活也罢,那都是后事,现在最主要的是安稳下来。

    伯颜帖木儿找到了王复,将也先的话,说的十分明白。

    但是王复依旧是一头雾水。

    伯颜帖木儿想了想说道:“王资政,我稍微读过一些汉史,当初衣冠南渡的时候,司马氏为何和琅琊王氏共天下?”

    “瓦剌现在的局势,还不如当初衣冠南渡的司马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