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帘风月九重天 > 第222回

第222回

 热门推荐:
    戌时三刻,元昭奉命跪在偏殿等候,兰木奇随内侍进了正殿。四下无人,她抬头凝望四周一圈。这儿是御书房,皇帝的寝宫叫清泉宫,离书房约莫五里路。

    一里大概三百步,不远。

    而且,凭她的听力,隔壁正殿已无人声,或许兰木奇被擒了。挺对不住他的,凭白无辜受这一顿吓,还可能有性命之忧。

    另外,御书房已被弓箭手围成铁桶,杀机四伏,一旦她轻举妄动应该会被射成箭猪吧?

    太难看了,使不得。

    不过,坐以待毙也不是她的行事风格。想了想,正要起身时,一道娇俏身影轻手轻脚地跨进殿来。

    欲起身的元昭抬眸一看,对方穿着宫里医女的服饰,应是太医署的。只是不解,为何是她端着茶盏进来服侍,宫里这么缺人了吗?医女身兼数职当侍婢?

    “王子殿下仍需一段时间,你先吃些茶点吧。”医女声音柔和,身上带着一股清淡的药香。

    在她眼里,元昭就是个随从,用不着敬语。

    “为何是医女端茶倒水?”元昭瞅着她,直道疑惑。

    “你是初次进宫吧?”医女低垂眉眼,浅笑道,“陛下喜静,听不得太多人在身边侍候的声音。加上身子不适,凡是陛下所在之处除了医者,闲人勿近。”

    哦,元昭恍然大悟,瞅瞅盏里的清茶,上边还漂着一瓣菊花。

    她:“……”

    不必多话,直接端盏连那菊花瓣一口饮尽。顺便瞅一眼对方,是个眉清目秀、温温柔柔的小女子。

    “你先在这儿候着,若正殿有召唤我即刻来传你,莫要走开。”医女见她喝完,屈膝半礼,转身离开。

    元昭故作不知殿门外有人在暗中观察,径自倒茶又喝了一盏。而医女跨出殿外,与外边暗中偷瞄的年长女子一同离开。

    走出老远,年长的女子终于开口,低声夸赞:

    “做得好。”

    “谢余医官赞赏。”医女乖巧道。

    余医官双手置于身前,回头瞅一眼御书房,嘴角微翘。目含轻蔑的笑意,而后转身,端着架子边走边训徒:

    “咱们做奴婢的只要对主子言听计从,好日子少不了你的。”

    她自身便是例子,以前在侯府当差时还年轻,仗着一点本事自矜自傲被那小郡主活活气走。回宫后,陛下质疑她的能力搁置不用,被撂在太医署晾了许久。

    她求爷爷告奶奶的,四处托人求情,无果。所幸皇后慈悲,让她做了几件差事,深感满意,就把她提了上来。

    但纵有靠山,若无本事也是爬不上来的。

    “诺。”医女恭声回应。

    师徒俩一前一后,在空无一人的高阔廊道里渐行渐远。而四周的杀机丝毫不减,仍对御书房里的人虎视眈眈。

    元昭不愿浪费时间,待医女两人走远了才起身整理衣冠,胸怀坦荡地跨出御书房,不紧不慢地往清泉宫方向去。

    随着她的移动,四周的杀机也随即而动。

    耳边隐约听到禁卫们整齐划一紧紧相随的步履声,元昭置若罔闻,独自走在缦回廊腰间,途中看不到半个人影。

    她今年才十八,内力还没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听不到距离太远的动静。

    不知这偌大的宫群里布了什么局,是为了防她,还是防端王?是陛下在防她,还是端王的人已经在宫里?是以,她今晚必须见到陛下,获得明确的指示。

    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一旦犯下便无回头之路。她还不想和皇室斗个你死我活,连累族人。

    ……

    她身高腿长,虽是步行,速度并不慢,眨眼间进了清泉宫的殿前。仰起脸,注视着矗立于黑暗中的大殿,埋伏里边的人虽屏住呼吸,仍被她听到一丝半缕。

    不管什么理由,未见危机,皇帝的寝宫不能硬闯。于是,元昭于殿门外跪下,行完大礼,双手高举额前扬声:

    “臣,北月元昭,奉陛下口谕进宫护驾!陛下可安否?臣,北月元昭,奉陛下口谕进宫护驾!陛下可安否?臣,北月元昭……”

    等喊完三声,若宫里还是没动静她再硬闯。

    所幸,她第三声刚喊完,漆黑的宫殿里乍然亮灯。不仅宫里亮堂,外间的灯笼也相继亮起。四周依旧空无一人,但烛光的照映像驱散了杀机带来的冰冷。

    脆弱的殿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朝她笑容可掬道:

    “哎哟,原来是少阳君啊!真是吓坏奴婢们了,还以为是端王派人进宫行刺……”

    “大内监?”看见孙德成,元昭略略放心,神色稍缓,“陛下可安好?”

    “好,”孙德成点点头,忽又叹气摇头,“也不算太好。”

    多说无益,眼见为实,内监是出来传陛下口谕召她进殿觐见的。元昭随内监直接进入寝殿,一眼看到脸色苍白的丰元帝无力歪靠着,眼皮甚至无力抬起。

    乍然看到对方那张枯瘦的脸颊,令元昭想起自己父母生前也是这副凄凉景象,不由得心中大恸。

    “哎哎,郡主,”孙德成看见她的模样,吓得忘了她的新封号,低斥,“莫惊扰陛下……”

    陛下尚在,怎么能哭呢?这是大不敬!

    元昭先是微怔,下意识地伸手一摸脸,竟已泪流满面。连忙随手往脸上一擦,跪下请安:

    “臣御前失态,乞请陛下饶恕!陛下万安。”

    丰元帝勉强提起精神,凝望跪在跟前的小辈,神色温和,但没让她起来,缓声问道:

    “何人让你进宫护驾?”

    “臣不识,只见他身上有宫中禁卫的腰牌。”元昭取出腰牌递给内监,“他说端王与京师驻军勾.结逼宫,外有五万大军逼近,陛下急召臣率兵回宫救驾。”

    丰元帝不接腰牌,挥挥手,让孙德成拿到侧殿,冷冷看着元昭:

    “是以,未曾求证,你就把亲兵调回来了?”

    “未曾调回。”元昭和盘托出,“只往端州的方向兵分三路前去打探军情,按时辰,此刻应有斥候回京等候臣的指示和命令。”

    听到这里,丰元帝神色略霁,“算你机灵。”

    倘若她私调亲兵回京,又找不到证据证明是他下的口谕,那就是逼宫!加上她的身份,意图谋反复国罪证确凿,就算他是皇帝也保不住她。

    然而,她能够自保是好事

    “你就不怕消息无误?”丰元帝面无表情。

    忠君的最高体现,是豁出性命护驾。

    “京师驻军将近三十万,就算仅剩十万,一千人回京能做到的事,臣一人足矣。”元昭不卑不亢道。

    “哈哈哈……”

    这番傲慢自大的话,深得圣心。